“20岁”北京官批闭市 “小物超市”上线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岁”官批闭市 “小物超市”上线

1998年开业至今已营业20年;将在商超、便利店等设“小物超市”满足居民细微生活需求

9月28日,工作人员给官批贴上封条。

9月27日,官园批发市场,一商铺店员站在凳子上吆喝,向顾客伸出手指讲价。

对老北京人来说,“动批”、“官批”、万通、天意是一个个分外亲切的名字,这些批发市场是老城记忆的一部分,也是北京人往昔的购物天堂。随着北京市疏整促工作的推进,这些市场接连关停。昨日下午7点,官园商品批发市场永久性停止营业,官批的“收官”,也意味着西城区区域性批发市场全部完成疏解。

西二环“官批”已营业20年

昨日晚,西二环官园桥西南角的“官批”市场正式闭市。

“官批”全称官园批发市场,于1998年开业,市场共有三层,总面积约为3万平方米,容纳摊位1000余个。与“动批”以服装批发业态为主不同,官批属于小商品批发市场,日用百货、文具玩具、餐厨用品等种类齐全。

据此前市场张贴的疏解公告,官园批发市场的市场产权方中国印刷有限公司北京新华印刷厂按照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具体要求,将在租期届满后,不再续租。

市场方负责人介绍,9月17日至9月23日,市场方与商户集中签订了腾退合同,在市场闭市前,签约率达100%。市场方按照合同约定,退换商户质保金及未使用的租金。

未来,北展地区将打造成为北京金融科技创新和专业服务技术创新的示范区。西城区将利用区位优势,主动适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新趋势,培育战略性新兴金融业态。

西城将亮相一批“小物超市”

昨日上午,市场内商户在进行最后的甩货,不少市民扎堆在日用百货区挑选锅碗瓢盆和针头线脑。一些市民表示,怕今后这些生活品不好买了。

西城区商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将根据民意立项反映的实际需求,引导和支持品牌企业,在各街道的百姓生活服务中心、综合商超、便民菜店、便利店等网点增加“小物超市”。

新街口街道金瀛百姓生活服务中心和天地自立百姓生活服务中心都专门开辟了“小物超市”专区,在二三十平米的小空间里,整合提供生活使用频率较高的100-200个品类商品,如针头线脑、书包文具、发卡皮筋、贺卡信封、锅碗衣架等。在小物超市,每个品类只需日常3-5件备货,按照超市规范陈列出来售卖,以避免小商品批发市场货品堆积带来的各种环境脏乱和安全隐患问题,同时满足周边本地居民的细微生活需求,保障小物品的品牌质量。

西城批发市场疏解闭市时间轴

2015年01月11日 天皓成市场疏解闭市

2015年06月30日 时尚天丽疏解闭市

2015年10月09日 特别特疏解闭市

2015年10月30日 信德时代疏解闭市

2015年12月30日 惠通永源疏解闭市

2015年12月31日 聚龙市场疏解闭市

2016年02月04日 金开利德疏解闭市

2017年06月27日 万容市场疏解闭市

2017年07月30日 众合市场疏解闭市

2017年08月31日 万通市场疏解闭市

2017年09月15日 天意市场疏解闭市

2017年10月06日 世纪天乐疏解闭市

2017年11月13日 天和白马疏解闭市

2017年11月30日 东鼎市场疏解闭市

讲述

80后胡先生 官批就是我儿时的圣地

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从小钻胡同长大。男孩小时候最爱的就是个玩具,特别是我们这些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孩子,那时候随着改革开放,外来文化引入很多,电视台天天播《灌篮高手》《名侦探柯南》《圣斗士星矢》等动画片。小孩子光看是不过瘾的,下课就要三三两两拿玩具来个角色扮演。但那时候大人都挣得不多,大商场玩具又贵,家长实在磨不过,就带我来官园。

第一次进官园,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到了玩具区就走不动道了。记得那时候电视里播《口袋妖怪》,商场一个小手办卖10块钱,对于我是一笔巨资,但官园随便一个摊位,不仅货品比大商场充足,而且价格便宜到10块钱能买5个,就是没包装,都是散装的,可小孩哪在乎包装?打那以后,只要剩下点儿零花钱,就去官园买口袋妖怪模型,很快就成了班里收集最多的,得意了好一阵子。之后基本上就再没去过大商场,倒是天意、官园这些市场,放学就往这跑。四驱车、火车侠、Eva手办,电视里最火的动画片玩具,总能第一时间在这买到,那时候这就是我心中的圣地。现在我家还有一辆急速眼镜蛇四驱车。

我们家老人去的次数比我更多。那时候我姥姥退休,姥爷去世,她一个人在家闲下来没事儿就爱逛小商品市场。那一辈人,节俭,基本上不会去大商场,吃穿用度衣食住行,统统小商品城解决。

放了暑假,我就跟她去小商品城,她真是啥都买,小到一个补衣服的顶针,大到一个吃饭写字用的折叠桌,没有她淘换不到的东西。而且在这里,她能放心砍价。我记得她的习惯,大件按三分之一、小件按二分之一砍,对方一犹豫,马上拉着我扭头走,基本上最后都能拿到她满意的价格。我也愿意去,因为经常能揩油买几个玩具。我现在回忆小时候,总能想起姥姥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一个拉货小折叠车的背影,小折叠车咯吱咯吱地响。

这几年网购越来越发达,物流也越来越规范,我就再也没去过了。前几天看到官园要关的新闻,心里还唏嘘了一阵子。

借用一句电影的话吧: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伴随我童年的批发市场关闭了,我也很怀念它。

90后裴先生 有的东西不来这买不着

20世纪初,我还在上小学,那时候的官批已经到达了它的“巅峰”,每逢周末人流如织。每年开学前,上午从学校领完新书,下午就得去官批买上一兜书皮儿。这里小到针头线脑,大到家居用品都能买,特别是练书法的毛笔、宣纸、墨汁,艺术生用的画笔颜料,各种体育用品,比外面的专卖店要便宜不少。

有人以为来官批的人都是为了图便宜,但有的东西不来这儿,还真就买不着,几年前“文玩热”兴起,官批就引进了不少售卖各种木石手串、翡翠玛瑙的摊位。

久而久之,我们也总结出了一套“淘货心得”:在官批淘货切忌图快,别看见了想要的东西就买,紧贴着中间廊道的商户售价一定最贵,看上了哪件东西一定要先挑毛病,即便自己再喜欢,俗话说“褒贬是买主”。

来官批不光是买东西,上午去市场,中午在一街之隔的峨眉酒家吃宫保鸡丁,是不少老北京每周末必做的功课。我小时候,官批已经基本上建成了,紧挨着它开的都是一些比较适合孩子口味的快餐店,逛完市场后再搓顿洋快餐肯德基,是我童年时代最快乐的周末时光。

现场

20年官批的“最后一小时”

昨日下午,记者从官批市场附近的车公庄地铁口出来,看到通往市场的通道已经挤满提着大包小包的市民,市场门口,不少商户拿上商品直接“拉客”,两名女士被一名男商户叫住,推销手中两个粉色的大箱子。

市场内,商户和顾客上演着最后的“狂欢”。一楼大厅通道的两侧摆满了摊位,出售衣服、围巾、拖鞋等商品,商户们站在凳子上,卖力吆喝“十元一双”“全甩”,店面外也挂出了各种甩货标语,吸引顾客进入。

“二十年,这是最后一小时,以后再没有啦。”最后的时光,商户和顾客都有些依依不舍。

吴向军是最早入驻官批的老商户,在官批经营多个档口。二十年来,他见证官批开业、扩建,也在北京安家立业,多年的经营,不少顾客已经变成朋友,来买东西时会捎带水果零食,孩子结婚还会给他送来喜糖喜酒。闭市之前的这段时间,他接待了不少老顾客,和他们做最后的告别。

“心情有点沉重,但是也理解国家发展的需求。”他说,这些年来,自己在动批、隆福寺、雅宝路等地的档口相继关闭,官批是最后一个了,等这两天做完善后工作,他决定暂停全年无休的营生,休息一段时间,再去全国各地的市场转一转,为以后寻找出路。

来源:新京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