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无名之辈》:那些梦想成功的小人物命运,令人唏嘘也令人感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有人把这个时代命名为小时代,从个人意义上或许有点道理,但从整个时代的流变来看,今天却是一个大时代。古今会通,中西融合,信息时代一日千里,代际划分起来越短,仿佛要命名一个时代越来越难。在这样的大时代里,那些梦想成功的小人物的命运,令人唏嘘也令人感动,看完喜剧电影《无名之辈》,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来源:光明日报

 

《无名之辈》讲的是一群小人物为了各自的梦想和尊严而发生的故事,其所思所为既合情合理又几近荒唐。这部电影既继承了现实主义的风格,又吸收了黑色幽默的戏剧特色,是临近岁末中国电影令人意外的一大收获。

2018年是现实主义的丰收年,中国电影一反过去很多年玄幻、宫斗充斥的局面,将镜头对准当下的小人物存在。《我不是药神》是对低层民众的悲情关怀,历史性地塑造了一个平民英雄,是二十多年来少有的现实主义力作;《江湖儿女》讲述的是大人物变成小人物之后的处境,反映了新世纪初的底层民众的心理,是第六代导演的转型之作;《找到你》处理的是当下女性生存中令人忧思的问题,而《无名之辈》戏剧性地处理了小人物的世相,深刻而有力地刻画了普通人渴望成功的蓬勃生命力与他们屡屡失败的命运之间的悲剧性,令人感慨万千,久久陷入深思。

底层叙事是新世纪以来文学和电影的一个类型,是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等大时代进程中必然产生的一种关怀。大批农民离开土地,又不能体面地进入城市,他们面临着成家、立业、住房等诸多困难。但即使如此艰难、如此命运不堪,他们也保存着作为人的尊严,当然,还有作为人的梦想。这些都反映在新世纪以来的文学和影视中,电影《无名之辈》可算是较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作品。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在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的进程中,大部分人进城了,乡村大多成了老人、孩子的乡村。在这样的大势面前,迫使无数的农民工通过各种努力融入城市,梦想成为幸福的人。其实,他们的梦想也很小,在电影中马先勇毕生的梦想只是想成为一个协警,劫匪大头的梦想就是有十万元娶女友真真为妻,中年单身男人只是想娶隔壁的残疾女人马嘉旗,而马嘉旗只是不想活了。

世界无比辽阔,但每个人的命运有限,如何在有限的生命里,与大时代的脉搏共振并成为幸福、成功和实现梦想的人,是今天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都在经受考验的一件事。事实上,在无穷的历史和时代变革的洪流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小人物,都不过是历史洪流里的一朵小浪花和小水滴。在这样一往无前的时间面前,如何看待世界和他人,如何对待自己的命运,就成为一个重大问题。此时,久违了的中国传统文化也许是拯救人类命运的一剂良药。

中国传统文化确立了人如何处理个人与天地、个人与时代、个人与他者以及个人与自我的一系列伦理关系。在古人看来,无论时代如何变化,也无论命运如何动荡不安,天不变,道亦不变,所以一个人始终要保持良知,要使自己成为一个君子。君子不是职业,而是一种人格。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要成为君子。而君子才是中国古人的终极梦想。电影中讲的小人物的尊严相比君子人格相差实在太远了。但要成为君子,就要遵守一系列的伦理秩序,要有一种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内心修为。虽然这些都不是这部电影要反映的,但是,它折射出的社会的焦虑、人心的动荡、灵魂的无所归依、伦理的失调、行为的荒诞等,无疑在强烈地呼吁必须得为社会建立一种人人皆能得而拯救的精神信仰。有了这样的信仰,小人物便魂有归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