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华人讲述:一线医务人员防护物资不足,全家都喝连花清瘟,华人捐赠 500 余万美元医疗物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暴发后,海外华人华侨尽自己所能捐款捐物。如今,欧美各国疫情扩张,他们开始发愁自己的口罩要到哪里去买,甚至托亲戚在国内找货源。国际物流一来一回,运的大多是抗疫物资,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同样的剧情重演了两遍。

讲述者:黄晓红(贵州独山藉美国华人 , 清华大学毕业,到美国求学并毕业于耶鲁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在美国定居 20 年,家住离纽约市区半小时的北郊斯镇。)

美国人觉得只有生病的人才戴口罩

1 月 30 日,我收到一条来自贵州省工商联秘书长韦庆银的微信信息:” 现在防护物质紧缺,请各位积极为家乡作贡献,共同打赢这场战疫。”

从这天起,我联系在美国的贵州老乡,组织了一个 50 多人的微信群,为家乡筹备物资,最后在大家的努力下,给国内寄回了几批物资, 有几批是省里出钱,有几批是我们自己出钱。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关注疫情。每天看新闻,国内的疫情状况逐渐转好后,我们心里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可是,没有休息几天,美国发布了疫情信息,并且纽约的第一例病例就在我家附近。3 月 3 日,纽约州出现第一例病人,是家住威彻斯特郡的一名律师,在中央车站附近的事务所上班。他去过很多地方,纽约州的确诊人数在三天内激增。威彻斯特郡离我家很近,深知新冠病毒的严重性,我们开始戴口罩,减少出门的次数。之后,我又开始了在美国抗疫的新行动。

自从纽约州出现第一例病人,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戴上了口罩。但是,在美国戴口罩是一件很惹眼的事。在国内,戴口罩是为了预防得病;在美国,人们觉得只有生病的人才会戴口罩。

有人戴着口罩走在街上,还会被人问:” 你为什么戴口罩,生病了吗?” 有一次,我戴口罩坐地铁,因为有哮喘咳嗽了一下,列车停靠下一站时,一车人下去了大半。直到最近,戴口罩的外国人才渐渐变多。

4 月 10 日,我出了趟门,原本热闹的纽约时代广场,只有大屏幕上的广告还在不停地轮播,街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但是旁边的公园里,还是有几个人在打乒乓球、晒太阳、聊天,总得来说,外出的人已经比以前少了很多。这几天我去买菜, 发现很多人都开始戴口罩了。

医院麻醉师只有在插管时才穿防护服

我家住在郊区,镇里有 8000 多户人家。手机里有个查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自媒体,上面的信息很透明,每个镇每天增加多少都写得清清楚楚。

从 3 月中旬起,我就开始在家办公,孩子也在家上网课。我的老公是纽约长老会医院的麻醉师,负责给新冠肺炎病人气管插管麻醉,之前还每天都回家。最近医院病人很多, 为了家人和孩子的健康,他选择几天回来一次。

根据他的描述,一线麻醉师的工作特别危险,在新冠肺炎患者气管插管的过程中,患者会呼出大量病毒,如果插管过程控制不好,病人出现呛咳反应,短时间内病人呼出空气中的病毒密度会更高。这个时候麻醉师和患者头部很近,感染的风险很大。而他最忙的时候,一天要做 8 台气管插管手术。

3 月下旬,医生都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到了 4 月,病人越来越多,医生也开始慌了。有的病人医治无效死亡后,尸体就停在走廊,短时间内医院都无暇顾及。

前不久,医院里的物资不够,麻醉师只有在插管时才能穿防护服。其他时候,只能靠口罩抵御病毒。最近政府进行调配,物资紧张的情况稍微得到缓解。 他说,现在医院里差不多都是新冠肺炎患者,情况越来越糟糕。

幸好之前就一直在关注疫情,也正在组织捐助购买医疗物资,我有些购买防疫物资的货源。上周,我买了 420 个 N95 口罩捐给他们医院,每个 4.9 美元,原来这种口罩只需要 2 美元一个。

前几天他回来说,现在医院手术室没人一天只能领取一个 N95 口罩, 而且还要排很长的队。 他就只能自己带上我给他预留的 N95 去医院。我们的邻居也是医生,在纽约一家小医院里工作,一周只有一个 N95,每天消毒继续使用。我听到后,赶紧送了他一盒 35 个 N95 口罩。

全家都喝国内寄来的连花清瘟颗粒

老公每次从医院回家都会在地下室隔离。他说,自己身上可能已经带着病毒了。在他们医院,只要没有严重的症状都不会给医生做检测,哪怕有些小症状,医生也得坚持,毕竟病人太多,医务人员太少。

每次老公回来,儿子们和四岁的小女儿会坐在楼梯口陪爸爸聊天。 平常爸爸回家都会给孩子们一个拥抱,但是现在只能隔着几米的距离说话。 爸爸要走的时候, 小四说要爸爸抱抱, 爸爸只能很无奈地摆摆手说再见。

小四总是嚎啕大哭。 孩子们和我都很想他,也很担心他的健康。可是,现在连一个拥抱也不能给他,他说这样的情形要持续一两个月或是更久。 我们心里都很难过。

我家有四个孩子,读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都有。我们住在纽约教育资源比较好的地方, 学校还是很负责。 现在孩子们都是在家上网课,闲的时候也学习做饭、在家里打球、或者玩电子游戏,而我每天在阁楼办公。 因为我的工作是在华尔街一家量化对冲基金里做部门经理, 白天工作很紧张, 管不了孩子们的学习,他们有时候不会自觉的去上网课,也会偷偷玩游戏不写作业。我同时要管几个孩子的课程,老师总是不断找我告状,我无可奈何。 虽然疫情导致孩子们没法上课,但老师们还是很负责, 有时候主动提出单独和孩子补课。

我和国内的网民一样,也是在社交网站上才看见美国市民在超市疯抢生活用品的消息。到现在,我还没有遇到过在超市抢货的情况,只不过现在去 Costco 超市,都有警察把守,出来几个人就放几个人进去。然后,鸡蛋、牛奶、奶酪等生活必需品是限购的。

此外,想要购齐生活物质,还得多跑几个超市,我们经常去的有中国超市、韩国超市和 Costco 超市。目前,家里囤了几袋土豆,冰箱里的蔬菜和肉可以供全家人吃两个星期。对于孩子们来说,除了不能去学校上课要在家里上网课而外,他们并没有感受到疫情对生活有很大的改变。

在东莞的姐姐寄来几盒连花清瘟颗粒,千叮万嘱叫我们吃了预防。我和家里的阿姨连续吃了 7 天, 心里总算没那么紧张了。 现在我们都十分注意食物卫生,并且经常洗手。我和家里的阿姨老早就开始喝中药预防冲剂。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身体状况很好。

对于这次疫情,我最大的担忧就是之后可能会到来的经济危机。如果疫情继续发展,未来的几个月,可能很多人都会遇到比病毒更紧迫的生存问题。 我周围有很多朋友已经被解雇,纽约的失业率攀升得很快, 我真的很担心经济会受到更大的影响。

华人圈募捐超过 500 万美元医疗物资

在我认识的华人圈子里,当疫情越来越严重的人时候,很多华人社区自发性的开始募捐,买口罩送给附近的医院和社区公务人员、警察等。

我作为主要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在和武汉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几所北美校友会的负责人商议以后,成立了美国华人爱心联盟(ACUC),招募了 40 多位志愿者,开展募捐支援纽约抵抗疫情的活动。

在活动举办的两周时间内,共有 150 多家大大小小的华人机构、组织、公司、以及校友会加入到爱心联盟, 和我们一起参与大纽约地区包括康州、新泽西和纽约的抗 ” 疫 ” 的行动。 根据统计, 这些参与联盟的组织从三月份到现在总共募捐超过 500 万美元的医疗物资。大部分已经及时分发到急需的医院和部门手里。

4 月 13 日,爱心联盟在纽约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开了第一次捐赠新闻发布会,把华人团结互助的行动通过美国主流媒体传播出去。同时,全美各地的华人也都相应的组织了类似的行动,大大提高了美国华人的在当地的影响力。

(转载自《贵阳日报》网站《华人社区》栏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