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力纪念专刊 – 告别哥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前排右起:五妹生力、父亲王竹亭、小妹敖力、母亲徐佩兰、六妹且力;后排右起:三妹弭力、二姐乃力、大哥午城、王维力、大姐曼力、四妹励力。(摄于1959年北京)

美国休斯敦时间2021年1月7日下午2点,著名雕塑艺术家王维力与世长辞。我从此失去最亲爱的哥哥,铸成人生重大苦痛。

我的父母养育九个孩子,父亲是中国铁路工程专家和教育家、中国铁路选线学科的开拓者,是一位博学可爱的老人。母亲出身名门,喜爱文学,不仅熟背唐诗宋词,还读了许多世界名著,精神浩瀚心胸博大。父母的高贵气质滋养着孩子们,每个人都期盼着迎来自己非凡的未来。

哥哥从小表现出艺术天分,他五岁时与父母参观敦煌被石窟艺术震撼。中学时在家里四合院的门洞中画出婀娜多姿的飞天,令我记忆尤深。哥哥还用马粪纸画出一人多高的舞者,挂在我的房间里,房间顿时生辉,来我家做客的小伙伴们十分羡慕。

高中毕业后哥哥考上北京中央美院雕塑系,当年雕塑系在全国只招收7名学员。哥哥喜爱的艺术种类众多,他雕塑作品有宋庆龄、孙中山,还有新疆雄鹰、帕米尔姑娘;他去西藏采风,画了大量人物素描;他喜欢海报设计,每当出新影片,北京电影制片厂和上海电影制片厂都会请他画海报。当时没有电脑,全凭手绘,展示了艺术家的才华和功力。他还画了许多广受赞誉的世界级漫画。

文革期间父亲被降薪,为了贴补家用,刚工作不久的哥哥把自己所有的工资交给父母。他省吃俭用,唯一舍得花钱的地方就是买书和画册。哥哥在我家南屋建立了图书馆,我小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钻进图书馆读书。哥哥的书井井有条,几十年过后都崭新如初,当时我们读书时都要小心翼翼,桌上铺张报纸,再把书放在报纸上看,而且不能把书折出死印……。

前排右起大姐曼力、姨妈向隽殊、大哥午城、六妹且力;后排右起维力、小妹敖力、三妹弭力、大嫂剑影、表妹苏欢、二妹乃力。

1976年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许多百年老屋倒塌。居民无奈,只好住在大街上。为了安全,哥哥把父母安顿到胡同西口的大管道中,父母相信儿子,听凭他的安排。哥哥就是家中的主心骨,他与父母兄弟姐妹们相依为命,抗衡着临头的多重灾难。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国迎来出国潮,文艺界的朋友们走了很多,哥哥所在的雕塑工厂领导也鼓励他到世界看一看。是的,哥哥渴望去大师们的故乡拜访他们。他去美国大使馆投了简历和作品,但不知道美国人是否鉴定自己合格,有些忧心忡忡。使馆官员看了哥哥的作品,敬仰他的艺术。在与他面谈时,使馆官员向他伸出双手说:“欢迎你到美国来!”

就这样,一个离不开父母的孩子,为了寻找艺术开辟自己的事业,终于走出了家门。哥哥旅行的地方必有艺术。他第一次面对米开朗吉罗的雕塑时,流下眼泪。他真的做到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一位艺术的实践者。

可惜哥哥一生单身,他选择爱情和选择艺术一样的苛刻。他不大会照顾自己,尽管身边有一群可爱的学生,也是他的朋友,但他毕竟失去了像父母一般呵护他的人。他是一个游子,在天地间有时步履艰难。

我亲爱的哥哥,终于病倒了,可我们又远在天边,疫情和封国都无法使我们重逢,这是我们一生的遗憾。

王且力 2021年1月10日  (聿惟编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