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力纪念专刊 – 与维力老师交往的日子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元月7日下午。朋友来电,著名雕塑家王维力老师当天两点过世了。我瞬间呆住,茫然地站在大街上,全身一阵发冷,半天都迈不开步……

去年中秋节前夕,王老师为我的新书《一梦一生》的出版,特意传来上官云珠的照片供我选用,还定下日期商量纪录片“行千里路—王维力艺术历程”的拍摄定稿。 他在电话里说,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

我说,您得多保重!好好活着啊!他用浓厚标准的普通话说,我也想好好活着……

当我提着月饼和茶叶按时赴约时,却发现大门深锁,没有丝毫的反应。

王老师家和我的电影工作室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出远门了?上医院了?一连几周,我几乎每天都去转一下。门前的杂草越来越深,铜质门把上都开始长锈了。询问了所有王老师的朋友,都没人知道去向。

最终才知道,王老师因为心脏衰竭入院。大家满心期待,希望他早日康复回家。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为永远…..

我和维力老师的交往没超过十年。有一次,我们偶尔找到一段七几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员工联欢的录像,王老师说里面那是他,我说里面那小孩是我。他翻出一堆合影老照片,竟然找到了当年我和王老师的身影。四十多年前的事了。

我从小酷爱电影画报上的演员脸谱漫画,没想到当年收藏的系列竟然全部出自王维力老师之手。维力老师不仅与我的长辈认识,与恩师谢晋和白杨是好友,与我在美国电影界的前辈李安熟识,我的合伙人的母亲卢燕女士又是他的老朋友…..

因为工作室离王老师家特别近,这几年他有事就给我打电话,买个东西,换个灯泡,家里小修小补的,一来二去和王维力老师混熟了,无话不谈。人生,艺术,创意,真实的生活态度。

王老师健谈,但他更认可自己是个非常内向的人,一辈子并没有几个能够真正交心的朋友!但对每一位身边的人都保持善良和宽容!称呼王老师,Willy,老王都能接受。甚至为了我的电影拍摄,三番五次打电话给著名演员陈烨老师……

一串串的往事涌上心头,如果没有疫情纪录片《行万里路—王维力艺术历程》已经开拍了,这一耽误成了永远的遗憾。维力老师把名利看得很开,他说愿意记住他的人一定会一直记得他的。

维力老师,祝你一路平安!愿意记住您的人会一直记得您的。

梁晨 2021年1月10日   (聿惟编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