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力纪念专刊 – 亦师亦友亦兄长,我心中的维力先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王维力与其雕塑作品《山鹰之歌》。(贾忠 2015年5月摄)

2011年7月我那时刚到美国不久,与先生交谈不多,寥寥片语已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种大家风范,言谈举止中的从容淡定,散发出的自信恬淡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先生为休斯敦赫尔曼公园创作的孔子雕像,浏览了大量学术资料。雕像中的孔子正直而睿智,如同正游走四方,宣扬他的儒家理念。先生认为,创作就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艺术形式去抒发自己的真实情感,要用使自己感动的事,去感动别人。今天,这座孔子雕像依然感动着我们。

王维力与大型雕塑《耶稣-伟大的医者》(贾忠 2017年8月摄)

《耶稣-伟大的医治者》是一尊双人雕像,共有八尊安放在休斯敦不同的卫理公会医院。这件作品突出了“医与被医者”之间的内在联系,既描绘出耶稣的怜悯之心,又表现了信徒对耶稣的崇敬之情。整个作品予人以灵魂超脱肉体的感觉,将卫理公会医院“医病治心”的理念体现的异常透彻。

2020庚子鼠年的正月初三,大型铜雕《利玛窦》正式落成,那天先生神采奕奕,我抓住机会拍摄了一张他与《利玛窦》雕像的合影,谁知竟为绝唱。《利玛窦》创作期间,正值休斯敦夏日,我时常去他的工作室帮助镶泥喷水,在这间简陋仓库改造的工作室里,为了保证泥塑不开裂,房间不能开空调,下午西晒,必须用黑布遮盖门窗,学生找来一台风扇,也只能对着墙吹,耄耋之年的先生每天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八个多小时。

王维力创作大型雕塑《利玛窦》。(贾忠 2019年5月摄)

两个多月时间用一千多磅塑泥创作了这尊两米多高的《利玛窦》泥塑像。我们为先生做了“《利玛窦》与中国文化”的讲座,先生介绍了创作经历和利玛窦与中国文化的渊源。他说,这件作品创作之前就构思了半年多,期间翻阅了大量的历史文献和图片。雕像中的利玛窦身着儒服,手握毛笔和线装书,服饰随风后摆暗喻他风尘仆仆从意大利来到中国,把西方宗教、文化、科学和艺术传播到中国,同时也将中国的文化和哲学思想传播到西方。这也印证了先生致力于中美文化传播,加强东西方文化融合,把握人类文明互鉴共建、融合发展的共同理念。

王维力的雕塑作品《斗牛士》。(贾忠 2019年2月摄)

他表示:“雕塑应该表现感情的世界,而不是孤立地探索形式的关系。我尽量的歌颂美,而批判丑。”《孙中山》、《宋庆龄》、《陈省身》、《帕米尔的春天》、《山鹰之歌》、《斯巴达克》、《加里-格兰特》、《斗牛士》等雕塑作品,都代表了他这样的一种风格。在休斯敦城市的公共场所,先生创作的老布什总统的浮雕像。他创作的素描、油画、壁画、招贴画、书籍插图、漫画、电影海报等,也影响着一代人。

著名画家杨先让是这样评价先生的:“王维力的确是一个少有的善于掌握视觉艺术造型的怪才,他是一个在艺术上能抓住自己所喜欢的决不撒手的人。他有一种超群的韧性,他不只是勤奋,更是忠于自己所喜所爱的艺术去全身心投入的人。”

2018年,先生为我的摄影画册《中国西部》撰写了一篇数千字的《用心表现美》的序言。他数次观摩我的样片,我们从西藏谈到新疆,共同交流创作体会,谈到动情之处还拿出了一本1961年在新疆创作采风时的笔记。画册出版后,先生一页一页的认真翻看。他说:“行者无疆,愿你能让我们看到更多的作品。”

2016年,先生决定将自己保留的作品无偿捐赠给故乡北京,他希望建立一个博物馆,永久保存陈列这些作品,并且向公众开放。他说,这是让我的’孩子’们能够叶落归根。北京是我的故乡,相信他们会照顾好我的’孩子’们。”

王维力义务教学25周年。(贾忠 2017年12月摄)

先生在美40载,在艺术界享有极高声誉。他说:“艺术创作不只是我的谋生手段,更是我生命的全部。” 先生的一生是灵感、创造力、爱心和关爱的完美典范。

贾忠  2021年1月11日  (聿惟编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