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峰即将与司法部对簿公堂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转载于UCA/北美新视界

挑战司法部中国计划,陶峰即将成为第一位与其对薄公堂的华裔教授

从陈霞芬、郗小星,到今天的陶峰、陈刚,我们社区的命运和美国司法公正和进步一直息息相关。

上周麻省理工学院(MIT)著名华裔教授陈刚被捕,震动各界华人,大量华裔科学家被司法部“严打”一事再次冲击华人社区。其实,早在一年多前,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华裔教授陶峰受司法部“中国计划(China Initiative)”的打击而被捕。政府为起诉这两位华裔教授所设计的“创新版”起诉理论惊人的相似。 由于政府对陶教授采用“创新版”的起诉手法涉嫌过于牵强和不公,陶教授表示绝不妥协,并不久即将开始庭审。

该些案件已引起了华人、亚裔和民权组织的极大关注。包括UCA在内的许多组织要求拜登政府重新审查司法部“中国计划”,并适时予以取消。目前,陶峰教授即将成为司法部“中国计划”下被起诉的华裔教授和科学家中不与政府妥协和认罪而进入庭审的第一位。他是否能打赢这场官司,不仅对他及他家人影响巨大,对陈刚教授的案子,对未来的许许多多类似案例都将息息相关。

陶教授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引起美国各界如此关注?其意义何在?

案件回放

2019年8月21日,司法部逮捕并起诉了陶峰。起因是政府怀疑他在堪萨斯大学担任终身副教授期间,未在学校要求填写的年度利益冲突表格中注明他为中国大学工作。联邦检察官以此指控陶峰涉嫌欺诈堪萨斯大学、能源部和科学基金会,指控他犯下十项重罪,其中包括七项电汇欺诈(wire fraud)和一项项目欺诈罪(program fraud),累计刑期可达150年。

陶峰教授认为自己与中国的合作与堪萨斯大学的教职没有利益冲突,不存在需要填表申报的问题。陶峰下定决心把这个官司打到底,为自己在法庭上讨个清白。他的律师最近向法官呈递了要求法官直接把该案件撤销的要求,未能获准后,陶教授就进入了准备上庭庭审阶段,月底前法庭将确定开庭时间。

  • 为什么重要?

自从司法部启动“中国计划”以来,大多被起诉的诸多被告由于种种原因,已和政府达成了认罪协议(plea bargain),而陶教授是第一个坚持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不和政府妥协的被告。官司即将打到审判阶段(trial)了。因为美国的司法制度建立于尊重司法先例(precedent)上,所以,陶教授官司的输赢对以后类似案件的判决将有重大意义。

如果陶教授胜诉,“中国计划”将会元气大伤,甚至影响到该项目未来的去留。联邦检察官所使用的针对华裔科学家不合理的新起诉理论和手段就难以为继;对未来其他科学家的类似案子也会帮助很大。反之,如果陶教授败诉,除了对自己一家的毁灭性打击以外,司法部“中国计划”就可以将此一起诉新理论和做法广泛应用到更多华裔学者身上。

律师的争辩

接下陶峰官司的是泽登博格律师(Peter Zeidenberg)。他是几年前天普大学物理系主任郗晓星教授以及美国国家气象局科学家陈霞芬的辩护律师。在这两起几年前的案件中,泽登博格促使政府撤销了对这两位科学家的指控,打赢了这两个在华人社区可谓是“家喻户晓”的冤假错案。

在陶案中,泽登博格认为司法部门想借用陶峰案形成新的起诉模式,让政府“不必出示任何盗窃知识产权或违反出口管制的证据”就能轻易对华裔专业人士做出刑事抓捕和起诉。如果政府在此案中胜诉,任何教授或其他雇员对雇主或项目单位有疏忽、不实或不一致的填表陈述,将不仅可遭到用人单位的谴责和惩戒,还很可能要直接面临刑事控罪。他认为这是“ 政府极大的越权,受影响的将不仅是大学教授”。

他认为司法部有意把本来应该是陶教授和他学校之间的事,或者本应是一种行政追责或民事关系的事情罪责化、刑事化了,见到一个案子就直接以最严峻的刑法处之,实有严打、执法脸谱化、选择性执法和过度执法之嫌,严重损害华裔科学家的基本生存权益。陶教授案和最新的MIT陈教授案也有许多相似之处,故陶案几个月后的结果对陈案会有很大的影响。

何谓司法部中国计划

特朗普政府期间,中美关系日益恶化。2018年11月1日,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布“中国计划”出笼,随即成立了司法部工作小组,由该小组全面协调司法部内部以及与其他联邦执法机构之间的工作。

“中国计划”最初关注的重点是涉及中国的经济间谍犯罪,保护知识产权等领域,但其重点渐渐地转向了高校和科研机构中的华裔学者,引发了一系列华裔科学家被起诉或者被解雇的事件。例如,2021年1月14日司法部逮捕MIT著名的华裔教授陈刚。2020年5月11日,司法部发布了对前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教授李晓江一案的审判结果。2019年4月,得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解雇了数名华裔科学家。

随着司法部“中国计划”的实施以及其转向学术界,美国学术界、亚裔社区和民权组织开始发出异议声音,要求改革或终止“中国计划”的呼声越来越高。

  • 华人社区能做点什么?

从被捕到今天,陶教授已花费了四十万美金打官司。他们一家花完了多年来不多的积蓄,四处借钱已借到没人可借的地步了。面对庭审,将还要再花费约五十万美金。陶太太为了官司费,一个人在医院第一线做了三份工,而陶教授早已被校方停发工资,可谓家破人未亡。但是陶教授一家再也承担不起又一个四五十万美金了。是华人社区出手帮助这笔巨额官司费的时刻了。

帮助陶教授就是帮助我们自己!今天发生在陶教授身上的事,明天也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UCA呼吁全美华人社区继续发挥在陈霞芬和郗小星案件时所展现出的慷慨解囊,关注同胞的精神,帮助陶教授一家渡过难关。https://www.gofundme.com/f/Legal-Defense-Fund-for-Franklin-Tao

UCA会长薛海培说,“华人社区不仅要有福共享,更要有难同当。几年前我们曾成功发起“A Christmas Gift for Sherry”, 帮助陈霞芬打官司,今天我们也应该发起“A Lunar New Year Gift for Prof. Tao”。我们需要通过这些案例来抱团取暖,让华人社区真正成为一个相互关爱的温馨大家庭和命运共同体。”

为了让华人社区募捐的资金有个公开、透明和合理的使用,陶峰教授专门成立了Franklin Tao Legal Defense Fund(justiceforfranklintao.com),并由有公信力的华人担任该基金的指导和顾问。所有募集的资金都由该基金来统一管理并定期向社会公布基金募捐和使用情况。

从两个世纪前华人维权打到最高法院的US vs Wong Kim Ark和Yick Wo vs Hopkins历史性案子, 从陈霞芬到郗小星,到今天的陶教授到上周MIT陈刚教授,我们社区的命运和美国司法公正和进步一直是息息相关的。可以说,美国华人的历史就是一部波澜壮阔的争取司法公正的抗争史。我们的先辈为美国的民权,为美国宪法精神的彰显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誓将无愧于我们的先辈!

恳请您慷慨支持陶教授把这个官司打到底,让法庭还陶教授一个清白!让政府早日停止对华裔学者的司法歧视与不公!https://www.gofundme.com/f/Legal-Defense-Fund-for-Franklin-Tao

分享: